成隋

茗:

如果问起喜欢郑基石的原因,可能很多人都是因为他身上一股放荡不羁张扬跋扈的味道吧。
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当年的leader 风范,当年的年轻气盛,当年的不堪回首,却坐拥天下在综艺圈摸爬滚打的郑基石,风华正茂。
因为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头让他逐渐成为一个完美主义者,他的坚强刚毅让他成为兄弟心中永远不会倒下的英雄,同时他的感性与义气又更加吸引勇士拜倒在他的膝下,在那些青葱岁月里,他是偶像,是强者,是王。
又是多少变故,让他失去生命中自认为不会变的一切呢。可是他的骄傲从不允许自己表露出更多的难过,他在乎,也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李星和的出现从来都不是偶然。他自己也说过,如果不是自己音乐上的才华,郑基石是不会看到我的。正因这个人拥有难以抗拒的吸引音乐人的魅力,才使得李星和出现在他的生命中,和AOMG一起,成为他的未来。
不谈其他,我认为,李星和对郑基石而言,是一种安慰,一种救赎。他刚刚好出现在那个人最落魄的时候,在全世界仿佛都在看他的笑话的时候,他与AOMG,成为了受了伤的郑基石,最温暖的依靠。郑基石说,他在AOMG哭了很多,那个地方,在那些人面前,他再也不用装作强大的样子,若无其事地生活。因为他太累了,那些骄傲,未免太过沉重。
李星和是如同完美一般的存在。性格温和心地善良,却对工作无比认真与执着,干净得如同邻家少年却不失任何男人与生俱来的味道。比起很多那个圈子里的人来说,李星和的烦恼与忧虑简单得让人觉得可爱,天赋的音乐才能与多年坚持梦想的韧劲又不得不让人服气。他与郑基石是那么相同,又是那么不同。
音乐上他们是最默契的合作伙伴,生活上他们是性格互补的亲密朋友,一个大大咧咧,干脆直爽,一个心灵手巧,风度翩翩,对许多事情有着共同的看法和追求,也更能理解对方在常人看来对音乐的偏执和对成功的渴望。所以郑基石才会说,星和跟他真的很相配。
李星和刚刚好的出现,安慰了一颗破碎的心,温柔了一段孤寂的时光。其实他并没有过多地做什么,但是我觉得,就像某人说过的,李星和的存在,本身就是在撒娇。
郑基石的心中,还是有很多牵挂着的人和事。曾以为相忘于江湖的一切,他自己也明白,其实有很多,还是没那么容易说放下就放下。在他感到寂寞的深夜,在喝醉酒的宿醉中,他还是会想起,想起他的还挂念着的人,挂念着的事。只是,他不会在那个时候想起李星和,因为,他是在狠狠笑话着他的当下,还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。

星和啊,你在哪儿?【1-3】

我们帝花啊

Yukin:

#生病梗




#左眼梗










1.


看着自己右侧靠在沙发上和权爀禹打嘴仗的郑基石,李星和心中又闪过一丝绞痛。自从那次公演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,他还总是会想起那一天,他总在想,如果当时他……他却又不敢再回忆下去,因为那个时候的郑基石,看起来太无助,太让人心疼。








2.


因为在SMTM5上的表现,AOMG人气爆棚,所以本来就已经计划好的巡演就顺利应当的被加了场。




几个月的连轴转累趴了不少人,郑基石也是其中的一员,感冒带来的浓重鼻音让见到他的权爀禹都忍不住吐槽他一下,“哥的嗓音已经够好听了,还要靠感冒增加魅力吗?”




“呀你小子,敢调侃哥了!咳咳。”




“稳重的”郑社长又和权爀禹扭打在了一起。李星和站在一旁无奈的叹气和摇头。正好路过的朴社长看到在“战争”中完全处于劣势的权爀禹熊,表示十分不开心,一脸“我们家维尼只有我能欺负你欺负就是不行”的臭脸冲上去拉架。




玩儿开心了的郑基石满脸愉悦的退出了战斗,站在一边戏谑,“哎哟哎哟,Jay Park心疼了呀,咳咳咳。”




本来还想怼回去的朴宰范听到郑基石的咳嗽声后被转移了注意力,“哥,你怎么也感冒了?吃药了吗?”




“你小子,现在关心起哥了,咳咳,那还给哥安排这么多工作,咳咳咳”,郑基石边说边倒在沙发上装死。




“哎呀,谁让哥这么能干呢!我们A社的宝贵财富嘛!能者多劳,能者多劳!”朴宰范一脸狗腿样,“不过哥,你还是赶紧吃点药吧,不然把我们大家都传染了怎么办,你说是吧星和。”




李星和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,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郑基石抢去了话头,“这点小病不用吃药,过几天就好了,我们釜山男人是最强壮的!咳咳咳,是最强壮的!”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可信度,釜山男人还屡起袖子展示了肌肉。




李星和顺势将水递给了他,“哥,我觉得你还是吃点儿药吧,明晚还有公演,万一严重了就不好了。”




“好了好了知道,咳咳,回去就吃。”








3.


第二天,李星和就感受到了自己乌鸦嘴的魅力。




吃过午饭,李星和在工作室里编曲。Zion.T早就向他邀歌了,说是要在新专辑里放上一首最红的好朋友的歌,李星和当时就在心里默默的向crush,权爀禹和Elo道了歉,顺便还小骄傲了一下。




就在李星和沉浸在音乐的海洋里的时候,一个戴着口罩围着围巾的熊……郑基石走了进来,“星和呀~~~”




李星和被吓了一跳,摘下耳机扭过头,就看到了一只躺在沙发上的“奄奄一息”的郑基石,“哥,你怎么了?怎么大夏天围围巾呢?”




“头疼啊,哥头疼,咳咳咳”,郑基石继续在沙发上“挺尸”。




听到郑基石的咳嗽声,李星和赶紧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,“哥,你这是感冒加重了!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吃药就睡了?”




郑基石一脸委屈的看着李星和,“没人提醒我,我就忘了,咳咳,星和啊,哥好可怜啊,咳咳咳。”




李星和看了看表,离晚上的公演还有4个小时,他没有继续和郑基石打嘴仗,起身去拿门口收纳盒里的车钥匙。




“星和呀,你去哪儿呀?咳咳咳,你不陪哥了吗?你忍心让哥一个人在这儿颤抖吗?咳咳咳”,郑基石看着收拾东西的李星和,抱着杯子盘腿缩在沙发上装柔弱。




“哥你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儿,我去给你买药,你要是想睡觉就盖上毯子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,李星和朝郑基石假笑了一下,边嘱托边向外走去。




“嗯,咳咳,知道了,还是我们星和精好”,郑基石望着李星和的背影,还没忘了叮嘱一句,“别买苦的药啊!”








李星和掂着药袋子回来的时候,郑基石已经睡着了。李星和倒好了温水,准备好了药粒才走了过去。“哥,哥,起来吃一下药。”




“呃……”,郑基石皱了一下眉头,手按到了头上,“头疼,咳。”




李星和扶着郑基石坐了起来,把药递给了他,“哥,把药吃了吧,吃完了药再睡一会儿,我们就得出发了。”




郑基石一脸防备的看着药,又抬头看了看李星和,用低沉到不能再低沉的嗓音问到,“不苦吧?”




李星和有些无奈,“哥不敢吃苦的药吗?”




“当然不是,我们釜山男人当然能吃苦的!咳咳”,郑基石狡辩着,“但是生病了就要吃甜的嘛!这样才会有幸福感啊!不然会更可怜的,咳咳咳。”




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,基石精是纯正的釜山男人。不过哥,现在就先将就一下吧,最近的药店里只有这一种药,哥现在就先吃这个吧,晚上演出结束了我再去买别的。”




郑基石一脸痛苦的喝下了药,然后又缩回了沙发角,“啊,头疼……”




李星和给他拿过去了毯子盖在了他身上,“哥再睡会儿吧,药效到了就好了,一会儿我叫你。”




“嗯…”,郑基石哼了一声,就又陷入了睡梦。




“这个哥啊……”,李星和看着闭上眼睛后一脸孩子样的郑基石,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感叹,便又转身,继续起了他的工作。